欢迎访问网站目录,快审请联系:快审请联系我
您好,请 【登陆】【注册】
想推网共有:19个优秀站点 , 2个站点正在排队审核 , 共有:1806篇网站目录资讯。
今日热门: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网站推广 >

“最多跑一地”到底怎么跑?浙江哪些经验值得推广?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.10.09 浏览:

  国际国内  
“最多跑一地”到底怎么跑?浙江哪些经验值得推广?  
 
  2019年10月08日 15:06:50 星期二  浙江新闻客户端  
 

不久前,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浙江专场新闻发布会上,一个新名词引发媒体关注:最多跑一地。

在此之前,人们熟知的是2016年浙江提出的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。这一次,浙江在国内率先尝试把改革延伸到社会治理领域,回应群众最急切的期盼——全省范围内加快打造一站式的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中心,让企业和群众有矛盾纠纷需要化解时“最多跑一地”。

矛盾纠纷不可避免,但群众也面临投诉举报无门、矛盾化解多地、多部门反复跑的现象。这个全国性难题不仅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,也反映出社会治理的有效性和社会秩序的良好度。

今年初,浙江开始全面探索“最多跑一地”改革,在全省范围内加快打造一站式的县级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。截至8月底,全省已建成县级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77个,占县(市、区)总数的86.5%。其中,实体化中心已建成49个。

一个个中心的建立,解决了什么问题?矛盾纠纷化解“最多跑一地”到底如何实现?哪些经验值得推广借鉴?又面临着什么症结?

“老娘舅”遇到新难题

诉求复杂化,治理待升级

一颗门牙“磕”到了5个政府部门。这是舟山普陀区市民鲁旻(化名)的“奇遇记”。

那天,小鲁在一小区门口人行道行走,被高出路面的窨井盖绊倒,磕落一颗门牙。小鲁想提起赔偿,脑子里冒出一堆问题:这个窨井谁管的,城管局、住建局还是小区或街道?我怎么证明是被这个窨井盖绊倒的?可以调取路边监控摄像头的视频作证据吗……想着想着,她的牙更痛了。

其实,小鲁的纠结也经常在你我周边上演:一场邻里间的口角,可能起因于民间借贷,还因打架斗殴成为治安案件;一个网上投诉的帖子,可能牵扯到劳资纠纷、消费争议,涉及数百人的荷包;一根电线杆倒了,电力、城管、住建等多个部门都有部分责任……

一幕幕社会治理领域的“现形记”都指向一点: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,矛盾和冲突的复杂程度日益上升,牵扯多个管理部门的事情越来越多,社会治理亟需实现综合化。

“老娘舅越来越不好当哦。”当了30多年“老娘舅”的富阳人叶德年感叹。他曾接到一起邻居吵架案的调解申请,上门一了解,发现两家新旧账已经结了数十年,派出所、法院、街道单独都去调解过,但收效甚微,光靠“老娘舅”一张嘴已明显化解不了。

过去5年,在全省范围内,像“老娘舅”这样的人民调解组织共受理各类矛盾纠纷360余万件,但不少“老娘舅”底气越来越不足,一听到是工伤、劳务、交通肇事等纠纷,会直接建议双方当事人“多跑个地方”,比如去法院提起诉讼。

不止是“老娘舅”的烦恼。多位县(市、区)的信访局长向记者表示,来自群众的信访件大多涉及政策或行政行为,但信访工作机构的主要职权是交办和转送,并没有对相关事件的管理、处置的职权。一旦信访事件涉及的部门一多,信访部门得多方协调,难度较大。

一边是群众诉求复杂化亟须解决,一边是传统治理方式有待升级。专家认为,社会治理综合化、专业化程度不高,成为横亘在社会治理现代化路上的“大山”,创建新的社会治理模式势在必行。

台州椒江区信访局局长叶华刚说:“我们亟需扭转‘单打独斗’的局面,给群众提供一站式、一条龙服务。”

今年3月底,全省建设平安浙江工作会议明确提出,要努力实现接访、矛盾纠纷化解“最多跑一地”。

5月下旬,省委政法委制定印发《关于探索建设县级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(信访超市)的指导意见》,标志“最多跑一地”改革从地方探索转向规范性的全省实践。《指导意见》要求到年底实现县(市、区)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全覆盖,县城矛盾纠纷就地化解率逐步提高。

宁波镇海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通过调解,外来务工人员现场拿到被拖欠的工资。

“大医院”全包来诊治

服务一条龙,代办解心结

在舟山普陀区,群众给“最多跑一地”找了个形象的比喻——进综合性的大医院去“治愈”矛盾纠纷。

事发当天,小鲁抱着试试的心态,拨打“12345”求助。没想到才1小时不到,自称“您的调解员李华”就打来电话,问她是否有空去一趟普陀区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。

将信将疑的小鲁走进这个有三层楼的中心,在一楼导办台遇到了已在等她的李华。这里的工作流程是:群众来访要先到导访台登记、分类,再到相应的受理窗口。当时小鲁的电话就是自动转到导访台,导访员接到平台信息后,再分派给李华。

李华把小鲁引到二楼“诊间区”,多个房间一字排开,门口挂着的牌子上写着仲裁庭、速裁庭、调解室、行政复议室、综合研判室……小鲁进了一间调解室,李华已事先安排城管局、信访局、住建局等5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前来参与调解。只用了半天不到,案子就调解好了,小鲁获赔部分医药费。

小鲁这才恍然大悟:她提出诉求,受理、分类、导办、销案、监督,多部门一同处理,所有环节都在一个地方完成,这就是“最多跑一地”!

“跑一地”不止在调解环节,它还延伸至调解前后全流程。在这家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,记者充分感受到“综合”两字的含义——一楼设有15个受理窗口,窗口上方显示牌上显示具体职能:综合受理、诉讼服务、法律援助、医疗纠纷、房屋质量与物业纠纷……工作人员介绍,该中心吸收了矛盾纠纷化解量最多的15个部门,还有海事渔事、医疗纠纷、婚姻家庭等12个专业性、行业性调解组织,社会治理由“多中心”变成了“一中心”。

记者在全省多家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看到,在基本实现“物理整合”的基础上,最核心的“化学变化”正在发生,从根源上消除各方推诿“踢皮球”的现象。百姓群众投诉举报的渠道、方式和矛盾化解的流程、机制正在全面变革。

比如,针对“谁牵头”的问题,余杭区就以赋予职权的方式,提升矛盾纠纷化解的效率。该区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,工作人员对工作机制烂熟于心:“谁接案,谁负责;谁负责,谁牵头;给群众提供‘一条龙’服务。”区法律援助中心主任方英武介绍,法援中心以前在多部门合作中担纲的场合相对较少。现在,入驻中心的工作人员,不管是来自公检法司等政法单位、法律援助等下设机构、人民调解等社会组织,都有牵头组织的职权,可根据当事人意愿,协调有关部门单位,综合运用法律、政策、经济、行政等手段和教育、协商、疏导等方法,解决群众诉求。

0
赞一个
关键词: 文化 人物 商贸 历史

评论

游客,你好!评论请填写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